探寻之旅——一个摄影师的思考

摘要: 驾驶斯柯达明锐旅行车与车可一路同行,尝试解答旅行这件事对于摄影师的意义。

11-13 22:06 首页 国家地理中文网


车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特约摄影师。大多数终日奔忙于事业和生活中,越来越喜欢用简单直接的方式来获取信息的人们,往往只会在意那些震撼视觉、直冲内心的照片,却很少有人会去关注这些照片的创作者。一个用心创作的摄影师是如何将源源灵感装进镜头,如何将漫漫行路浓缩成画面,这些鲜有人知的故事,是否比一张炫目的照片更加让人为之触动?


为了探寻这‘定格之旅’中的玄机,我们特别与车可一同前往他的“秘密基地”——张家口崇礼驾驶斯柯达明锐旅行车与他一路同行,试图用亲身体验的方式与车可进行更深入的交流,尝试解答旅行这件事对于摄影师的意义。


很多人可能并不熟悉车可,一位曾获得过国内外多项摄影奖项的专业摄影师。他的作品除去常规的构图、色彩、抓取瞬间等技术性指标,人文、历史等社会性意义之外,更富于开拓性,形成令人过目不忘的影像风格。


 

“摄影师的旅行更像征程,当你前往某个目的地时,多半会问自己为什么去,而我的答案大概是——为什么不呢?”


摄影师的旅行可能本来就是个悖论,在与车可的对话中,他曾这样总结自己内心当中旅行与摄影的关系。他始终认为创作作品需要把握直观的情绪,追寻真实的感受,但越是有张力的情绪和感受,就越容易转瞬即逝,所以用双眼去见证显得更为重要。真切的体验当地的环境与生活,才有可能把感动凝固成瞬间记录下来。



车可曾只身前往全球各地拍照取景,他曾背着氧气瓶,放空于群山环绕,桃林满目的西藏林芝,也曾在傍晚漫步观赏西邻鸭川,古韵悠扬的祇园夜景;他曾置身马尔维纳斯群岛,试图与南极洲隔海相望,也曾在伊尔默瑙河畔的黄昏时分,记录下一丛美丽的欧石楠。他的世界仿佛和常人不同,他有他的逻辑,他时常幻想着将自己置身于四维的平行时空,总能发现不一样的美与创造。在通往崇礼的路上我直白的问车可,怎样才能拍出好照片?车可的回答似乎让我的问题变得莽撞起来,“让自己的灵魂变得有趣,保持本心的善良,把眼睛擦亮,认真看看前方的世界”。只言片语,袒露着他对这个世界的思考,或许也只有对眼见之处怀有如此敬意的人才能拍出那些摄人心魄的照片吧。



他谈起自己摄影有时也存在着偏好,例如在旅行途中他并不十分喜欢拍摄那些众所周知的地标性景观,而是喜欢记录每到一座城市,遇见的那些人和他们的故事,这位意气飞扬,充满冒险精神的摄影师,内心却热衷于捕捉城市点滴中的细腻与温暖,这样的反差让我深感意外。


“这些年我变得更加放飞自我,很多镜头背后的奇思妙想,都是我一念之间的冲动产物”。


 

车可曾花过很长一段时间游历于欧洲,试图探寻迥异于东方文化的另一个世界,他曾在德国柏林现实主义风格的街道旁,看见三五成群的轮滑少年,那些奔跃的步伐让他真切的感受到“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他也因此多日沉迷于拍摄含蓄、内敛,富有艺术张力的街道景象。他曾驱车抵达多瑙河畔,奥地利维也纳的夏夜让人酣醉其中,在星空下聆听街头艺术家演奏着这个城市的高贵与优雅,拍摄夜晚水面上的光辉,感到困倦便在街头停靠的车子中小憩。


他从瑞士驾车从苏黎世一路开到卢塞恩,让自己融入山、水、小镇,感受整个欧洲的精华。这样的旅途让他对于世界多元文化的热爱与包容到达了极致。“我希望在我的照片里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真实的样子,或者生活本该拥有的样子”,他在欧洲拍摄的照片主题鲜明且富有感染力,每一张照片上的人物或者景象,都是他们赠送给这个世界最真、最美好的样子,这种极致真我的影像态度,让车可拥有了一票忠实的年轻粉丝,他们喜爱的不仅仅是他的作品,更多的是他传达给这个世界的态度。



“在欧洲我习惯开斯柯达明锐旅行车,这辆车就是我征途中最默契的伙伴,陪我穿梭于欧洲的各个地方,感受着旅行生活中的惬意与自由,当然,也满足着高品质的拍摄体验”。车可说他对自驾拍照的体验感尤为看中,所以一辆适合自己的车就成了必不可少的装备,就像这辆与他同行的斯柯达明锐旅行车,满足着他对空间的硬性需求及对自驾操作的舒适感,最重要的是,承载着他向往绝对洒脱人生的情怀。


如同电影画面般,每日他握着方向盘,优雅的徜徉在欧洲的街道,每到夜晚当城市的灯火投射与车窗上交相辉映的时候,指尖随意跳跃,定格下来便是一张夜景大片。直到现在他回想起过去在欧洲的那段日子都满心欢喜,偶尔与几位友人相约,驾驶着斯柯达明锐旅行车一起去郊外野餐,每一次他都会做充足的准备,这在他种类齐全的‘郊游必备物品清单’中就可以看出,烧烤架、摄影器材、户外运动装备、新鲜的食材等全部塞到车子的后备箱,好在足够宽敞的空间让他看起来不像一个奔忙于异乡的游子。



当一切准备就绪,大快朵颐之时,食物的香气碰撞着草木的芬芳,味蕾似乎被由内而外的打通,若是在这一刻举起相机,留下的可不仅仅是一张照片,而是静态的画面也藏不住的鲜活感官,那样轻松和畅快的回忆,即使时光流转至今,依然有着治愈疲惫的功效。回到国内他还是会选择斯柯达明锐旅行车,承载着他的情怀,如忘形之契的旧友,依旧陪他行驶在一个又一个征程中。



 “我渴望自由,这是我热爱自驾拍摄的原因”。


车可出生在一个相对传统的家庭,父亲军人,母亲是医院的护士,小的时候他眼中的世界只有家门外熟悉的街道,学校附近那一幢幢的老房子。他的父辈同很多孩子的家人没有什么不同,从他记事起父母亲就常常教导他用功读书,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毕业之后在家乡找个踏踏实实的工作,结婚生子,安稳度日。这条父母眼中必不可少的人生之路,仿佛只需要一眼就可以望到尽头,车可从小被这些规定的条条框框束缚着,犹如作茧自缚的蛹,他渴望着快点长大,打破桎浩早日成蝶,他渴望拥有一双可以自由煽动的翅膀,想飞到哪里都可以即刻动身。就这样他越来越无法抑制内心对自由的渴望,也终究没能像父母想象的那样,过着他人心中完美的人生。走上了摄影师的道路是他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



“我现在想想,其实小时候父母对我的人生规划并没有对错,只是对我而言角度不够合适而已”,车可说年少时努力学习不是为了光耀门楣,前程似锦,而是在最珍贵的年纪可以和一群要好的朋友一起在一个屋檐下努力,他想着时光过去了就不再往复,而只有艰苦的奋斗才会让青春更有意义。他希望自己可以拥有足够的学识去面对这个世界,拥有足够的底气去忠于自己的梦想。结婚生子是件大事,不是大在婚姻本身,而是大在和挚爱携手共度终生的承诺,大在守护一个家庭的责任。这些美好是需要静下心来去感受的,需要对自己的信仰足够忠诚。车可笑着说他这不是不着边际的理想主义,这是他对向往生活的解构和阐释。


 “我的身体与灵魂从未停止在路上”。

   

 

除了用相机定格瞬间,旅行游记也是车可的旅途行事历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拍摄的闲余时间捧着本子窝在车上,抛开取景框的画面,将沿途的感受记录下来。他说崇礼虽不大,却仿佛有一种净化灵魂的能力,每一次来这里,即便是曾经看过的景象,也能给他不一样的感触。


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事物未曾改变,但所见之时,当下的心境却不尽相同。驾驶明锐旅行车在这条号称中国大陆十大最美丽公路之一的草原天路上行驶,一路的蜿蜒曲折、河流山峦、沟壑纵深、草甸牛羊、景观奇峻,名副其实的展现出一幅百里坝头风景画卷,开着窗,迎面的风都带着清甜。


   

“我第一次来到崇礼,是一个雨天,雨水冲刷着草地,满眼的绿,把车窗打开一条缝隙,就可以闻到非常清新的泥土气息,把车子停下来,休憩的片刻透过天窗望着头顶的天空,各种情绪就会在心里交织,却并不觉得慌张。”车可说可能正是这些体验,才让他对这块土地情有独钟。


 “有时候我沉迷一件事,未必因为它能带来丰富的物质享受,就像我喜欢摄影,我热爱一个地方,也未必因为它多么地大物博,就像我喜欢崇礼。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流逝着的时间都是那么宝贵,每个当下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崇礼能带给你什么,只有切身体会才能知道。”虽然工作中的车可对于照片的把握苛刻且贪婪,他执着于反复尝试不同的拍摄方式,试图去找到这小中见大的镜头中究竟何为极限,他探索着一张照片中更多的可能性,在这样的循环往复中打磨着属于摄影师的工匠精神。但当他回归到生活,大部分的他是浪漫体验派,他谈起关于摄影师的成败论,他说摄影这行往往以结果为导向,但对他来说,生活中的每个片段都是当下重要的经历,它们不仅是你走过的路,甚至也决定着你将走向哪里,当中的关键便是如何在路上不迷失自己。



人们总是将人生当做行者的旅行,路上有旖旎风光,鲜花似锦,也有激流险滩,巉岩险峻,“什么是有意义的人生,什么又是旅行的意义”,对于出生在相对传统家庭中的车可,这是个一直困扰他的命题。儿时被太多条条框框的教条束缚住,他一直无法抑制内心对自由的向往,所以驾驶汽车驰骋在路上是最让他痛快淋漓的事,随着他行驶公里数的逐渐累积,似乎离那个渴望在路上得到的答案也越来越近。“我希望能一直和这个世界愉快的相处,我热爱着这个世界并努力成为这个世界的知己”,这是车可向往生活的态度。



带着自己的相机,踏着自己的步调,迎着阳光感受到“天地与我共生,万物与我为一”的感觉。这种前所未有的体验让车可找到了生命的加油站,他将生活寄托给自己挚爱的行业,从此所有的言行,都变得格外地踏实与坚定,车可说“从不停留的驶向远方,从不慌张的沿途欣赏”,这可能就是他在旅途中所寻到的人生意义。


长按二维码,关注“国家地理中文网”

点击文底左下角“阅读原文”

报名2017美国《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区



长按二维码,关注“国家地理影像经典”


首页 - 国家地理中文网 的更多文章: